欢迎来到湖南展览网! 登陆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最新资讯,尽在湖南展览网

北京假冒烤鸭成本仅3元 部分用病死鸡作原料

2011-06-21 11:44:41 作者: 来源: 浏览次数:973

简介:在前门等地买到的袋装便宜“北京烤鸭”,打开居然是一堆烂肉!

关注焦点

    在前门等地买到的袋装便宜“北京烤鸭”,打开居然是一堆烂肉!

    5月,媒体曝光“北京黑心烤鸭”,但随后记者调查发现,黑烤鸭包装上的一切信息都是假的,追查源头成为难题,也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

    东城公安、工商通过抓获在北京站地区销售“黑心鸭”的经销商,顺藤摸瓜,牵出其上家以及烤鸭生产地。随着调查深入,一条从河北博野县开始,假冒北京烤鸭的链条逐渐清晰。

    近日,本报记者沿着这条路径,呈现黑烤鸭的出炉和进京历程。

    黑烤鸭出炉进京过程

    原料 由拆解的鸭架加工而成。也就是将鸭的胸部、大腿,以及鸭脖、鸭皮等肉质肥厚的部分去掉后,剩下的骨架和一些内脏。

    生产 和其他鸭副产品一起酱卤生产,不是烤,是酱好的“北京烤鸭”。有的用不明来源病死鸡肉,放入大量的香辛料掩盖异味。

    包装 包装上注明烤鸭“总重量1000克”,产品实际不到500克,甜面酱2袋各250克。这样总重量就是1000克了。

    一级鸭贩孔老二等从当地购入劣质鸭和甜面酱,进入北京市场。

     加工 二级经销商张跃峰等以每只人民币3.30元的价格购进,同时购进品牌包装袋后自行加工,加工后的成本为人民币4.70元/袋。

    分销 以每袋人民币6元的价格批发给北京站地区超市和商铺。

    终端 前门、北京站、王府井等重点地区的超市和商铺以每袋15元左右的价格出售给顾客。

    北京黑心烤鸭是哪里生产的?

     黑心烤鸭被曝光后,彻查源头成为最紧迫的任务。但记者调查发现,黑心烤鸭包装袋上的生产厂家、联系电话,甚至食品质量安全编码全都是假的。

     盘踞在前门、北京站等地的经销商成为突破口。

     经销商供出“黑心鸭”窝点

     在东城公安分局和工商分局针对劣质“烤鸭”专项打击中,抓获一名一直在北京站地区销售俗称“黑心鸭”的嫌疑人张跃峰,张跃峰销售的烤鸭正是被曝光的“全居德”牌和“福聚斋”牌袋装烤鸭。

     顺藤摸瓜,一组调查人员在张跃峰暂住地(丰台区新发地汾庄)查扣劣质鸭111箱共计3800余只,劣质鸡爪、鸡脖子等231箱,外包装烤鸭袋4箱,甜面酱20箱。

     另外一个调查组则在张跃峰“上家”孔老二住地(大兴区青云店)查获劣质鸭200箱7000余只,甜面酱260余箱。

     据张跃峰交代,其销售的两个品牌烤鸭均来自河北省博野县。那里是他的上家孔老二的老家。

     第三个调查组随即奔赴河北省博野县“黑心鸭”生产源头窝点。

     警惕的南邑村村民

     南邑,是博野最有名的肉制品产出地。

     在博野县,人们习惯把相邻的南邑村、北邑村、邓庄统称为“南邑村”,这里集中了博野县几乎全部的肉制品加工厂。

    南邑村内,可随处见到朱红色的烤漆门和高高的院墙。大门上篆刻的楹联,房檐上精致的砖雕,与邻村的平房形成鲜明对比,显示着这里的富庶。村内不时驶过京P、京N车牌的小汽车,多是当地在北京做生意的。

    但如今的南邑村出奇的安静,6月9日,记者在村内看到,仅少数人家敞开大门。见到陌生人,过往的村民更是打量了又打量。

    记者以联系采购博野烤鸭的名义在南邑村探访了两天,发现村民们对“烤鸭”一词都十分警惕,“到别处打听去”,多数村民显示出不欢迎的态度。

    一名女村民甚至埋头铺砖,假装听不见记者的大声询问。

    “我们是老百姓,你们要收货的话,还是找厂里吧,别找我们麻烦。”一名曾在肉制品厂加工烤鸭的村民骑着电动车,直奔家中。

    经过反复沟通,一名女村民声称自己可以帮忙联系,试探性地问记者要收多少货,但听到不合行规的回答后,又否认自己有货。

   “你们还是回去吧,这时哪能收到货啊。”一家百货商店店主苦笑。

    谨慎的当地肉制品生产厂商

    闫辉(化名)猛吸了一口烟。

    借着吐出的烟雾,这个河北博野县南邑村的食品厂老板上下打量面前的陌生来访者,怀疑其是不是执法人员。

    闫辉做过多年烤鸭生产加工,他盘算着重拾旧业,但甚是小心。

    他掏出一张自己的名片,在记者面前晃了一晃,“你知道我开食品厂就可以了,名片上有厂址,不能给你看。”

    闫辉的厂子生产闻名全国的“北京烤鸭”、“德州扒鸡”、“道口烧鸡”等外地知名品牌。

  “今年都恐怕不能出货了,你们要是进货的话最好还是去别的地方吧。”闫辉说。

    自5月25日起,北京东城公安分局和工商分局组成的调查组已经在当地突击检查过几次了。

    配合检查的当地人士称,每次结果基本都一样,面对紧闭的食品厂大门,北京方面没有抓到直接生产“黑心鸭”的证据。

    像闫辉这样的生产商非常谨慎,除非有北京大兴、昌平等地的熟人介绍,否则很难打探到货源信息。

    村里18家左右的食品厂,近期全部停业整顿。即使是官方认可的正规企业,也选择了停产整顿。博野县质监局食品科科长梁涛说,村内的永胜、旺源、博逹等3家食品厂通过了初检,“其实可以运营了”,但他们仍选择继续停业。

    北京调查组屡吃闭门羹

    就在记者抵达的当天上午,东城方面派出的调查组也刚从村里撤走。记者未能接触到调查组成员,不过,当地村干部和部门所反馈的事实是:追查行动并不顺利。

    当天清晨,3名东城调查人员在博野县南邑村的博亨肉食制品厂(以下简称“博亨厂”)前吃了闭门羹,无奈下,只好找到南邑村村支书王常乐,请他出面寻找厂方负责人。

    调查组希望这个老干部能帮他们找到嫌疑人,但王常乐说,自己还是怕以后不好开展工作,所以叫着乡派出所的人一起去博亨厂敲门,大门同样紧闭。根据经销商供出的线索,调查组在当地还调查了利众食品厂和华香肉食制品厂。

   5月25日深夜12点左右,利众食品厂,调查人员将法人代表的儿子带走协助调查。

    对北京方面的突击调查,博野县质量技术监督局食品科科长梁涛表示,带走调查并不一定有罪,不能证明黑烤鸭源自博野。他说,“这些年来,我们没查到过假冒全聚德烤鸭。”

    博野县的汇报材料认为,北京黑心烤鸭的原料可能来自北京郊区、河北、河南、山东等地,其中一名河北经销商供出源头来自河北省博野县。所以,博野质监部门配合北京调查组前往利众、华香食品厂,在厂区未发现可疑产品或原料,厂房也没有生产痕迹。

    利众食品厂已经不生产北京烤鸭,改做鸡爪、鸡脖等小食品了,“人家起码不可能生产假冒全聚德。”梁涛说。

    可蹊跷的是,陪同调查的博野人士透露,几个印有“北京风味烤鸭”字样的彩色包装袋却在利众厂内被调查组发现。

   “北京风味怎么了?又不是全聚德烤鸭,品牌都是利众自己的。”梁涛这样认为。
 

责任编辑:admin